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。如有侵犯你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

西湖春夜 无关风月

天下 分享 时间: 加入收藏 我要投稿 点赞
杭州的春夜,总是这般撩人。

虽然苏杭两地相隔不远,但记忆中已很久没有夜游西湖,难得今夜这般的轻松、惬意。 夜幕下的西湖,远处的人间繁灯和眼前的波光仙景彼此呼应。我与友人围坐湖边的一处露天茶座。

西湖拂来的微风,挟带着润润湿湿的气息。品一口新鲜上市的龙井茶,体味西湖的清香和苦涩之后的甘甜,静静倾听风吹树叶的哗啦声和浅浅的水波声,透过袅袅薄霭和摇摇曳曳的树隙,隐约可见湖面上的粼粼波光由远而近,又由近而远。由此,你可体会到这座城市蕴含着的勃勃生机与西湖的静寂之间和谐的美。

我在白天的报告中这样说杭州:这座城市之美,在于西湖;西湖是女性的,她展示着成熟女性般的内涵之美,就连杭州这座城市也充溢着一种阴柔之美……

在这样一个春夜,也许来西湖的游人都有着与我一样的心情,无论是成双成对,或是三三两两结伴而来,还是形单影薄地独自游湖,都会沉浸在今夜西湖夜幕难以掩映的春色之中。

城市的喧嚣已被轻纱一样的夜色隐去,西湖一下子又妩媚了许多。

今夜西湖,良辰美景,我的思维也飘飘忽忽,如那湖面上浩渺的水波,波澜不兴,渐渐远去。断桥依旧,只是这个春风荡漾的春夜,没有残雪,没有了白娘娘、许仙和小青。宝俶塔在一偶阴冷地矗立着,黑乎乎的倒影在水中恍恍惚惚。《白蛇传》的人物与西湖的湖光山色交融,与西湖的灵魂交融。无论是谁,来到西湖,特别是在这样一个春色撩人的夜晚,大凡都会联想起这则美丽而又凄婉的故事。

风花雪月,男欢女爱,似乎是民间故事里的一个永恒主题。人仙间的这段爱情故事又放在西湖这样的天堂美景之中,怎能不让人凭添几分遐想,也更令西湖又多几分令人艳羡的神秘呢!

面对长长的白堤和苏堤,在与两位大文豪超越时空的相逢里,我血脉中的文人气质开始涌动。我实在羡慕白居易、苏轼两位仁兄,同样为官,却得如此美差,既有美人相伴,赏尽西湖美景,又能流芳千古。你看,他俩在任上只做了一点点实事,疏浚西湖,修筑了一段不长不短的湖堤,却因此被唤作“白堤”、“苏堤”,让后人流连追思。

遥想当年,东坡兄手携美妾,漫步苏堤,是何等惬意。难怪会诗兴大发,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”,将西湖与绝色美人西施联系在一起,让人们对西湖的神韵有了更多美好的遐想。而此前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时,也常常在西湖流连忘返,白公诗云:“湖上春来似画图,乱峰围绕水平铺。松排山面千重叠,月点波心一颗珠”,把西湖晴、雨、晨、暮的景色一一展现出来。当年白公在钱塘门外筑的那段堤坎早已废圮,如今仅剩圣塘闸桥亭遗迹。后人对这位诗人官员充满敬仰和怀念,将白沙堤改称白堤,从此西湖又多了一段佳话。

春夜的白堤没有“平湖秋月”,有的只是水天一色的空灵,柳丝轻拂,暗香浮动,春风薰得游人醉。

南齐的苏小小和袁郁就是在白堤相遇、相爱的,传说中的苏小小象高洁溢香的梅花开在西冷桥畔。“燕引莺招柳夹道,章台直接到西湖;春花秋月如相访,家住西冷妾姓苏。”她渴望爱,便坦坦然,自自在地说出口,把心事朗朗宣之于众。

我仿佛又听到苏小小在吟唱那首“妾乘油壁车,君骑青骢马,何处结同心?”的诗,恍惚间,时空交错,春风一拂,竟然陶醉了,仿佛自己就是那个骑着青骢马的翩翩少年。潜意识里,男人都希望遇上象苏小小这样追求诗般空灵人生的红颜知己。几千年来,苏小小这个若即若离的人物也已被西湖揽在怀里抚慰着。西冷桥畔的“慕才亭”祭奠的也许不只是一屡幽幽的怨魂,而是一种美艳的象征。

苏堤上的杨柳依旧,在春风中翻起层层柳浪,还是那么醉人,让人恍惚间又看到一艘载满哀愁的画舫和一叶盛满春情的扁舟,划过时空而来。那船里坐着李慧娘和少年裴禹……自从苏东坡将西湖比作西子,这湖便与美女、言情有了瓜葛。而柔美西湖其实并非全是儿女情长,这里也有正气、侠义,湖畔的岳坟便是西湖英雄正气所在,而“鉴湖女侠”秋瑾,也使西湖将红粉与侠义相融,使人感叹爱山水与爱国、爱家原本是可以相通的。

夜已在不知不觉中深了。夜色将西湖四周的灯光笼得昏昏暗暗,将西湖融入了天地之间,广袤而又深谧。西湖上空飘荡着桅子花、桃花的芬芳,柳枝飘拂萌动的清香和梅家坞龙井茶袅袅的茶香。

今夜西湖,无边风情。
221381
领取福利

微信扫码领取福利

微信扫码分享

复制成功